第一章、人能战胜市场吗? 

“我能测算天体的运行,却无法揣度人类的疯狂?!?nbsp;

--牛顿 

绝大部分投资者都认为自己能够战胜市场,大众所依据的是在日常的操作中赚到了钱,并没有对自己的方法进行科学的统计概率分析,也不在乎自己的方法是否长期有效。 

少数投资者,以及西方投资理论界的绝大多数学者都认为,人不可能通过持续稳定地对市场的未来做出准确的预测来获利。 

一、现代证券投资理论三要素的提出 

五、六十年代,两位学者为现代投资理论两项重要因素下了定义:即马可维兹的风险与回报的相对平衡取决于多元化的理论;以及夏普对风险的界定理论。第三项因素:有效市场理论是由芝加哥大学年轻的金融学助教尤金尼·法玛提出的。 

法玛所传达的信息简单而明确:股价的不可预测性是因为股市过于有效。在一个有效的市场里,任何信息的出现都会使许多聪明人(法玛称他们为“理智的最大利润追求者”)充分利用这些信息从而导致价格快速升跌,人们还来不及去获利,价格就已经变化了。所以,在一个有效市场里对未来的预测是不占有任何地位的,因为股价的变化实在太快了。 

在理解效率市场理论的含义时,必须注意一点:

效率市场理论不是说投资人不能通过利用技术分析、基本分析及垄断性操作(“庄家”概念)或内幕操作获得收益,而是说投资人不能利用这类操作长期地稳定地获得超额收益。 

二、股价随机行走理论 

“随机行走理论”是现代“效率市场理论”的一个子集。按照“随机行走理论”的观点,过去的价格信息对于预测价格的未来运动没有任何用处,其在市场中对相关信息的反应方式是呈现随机方式。这种随机方式就好像醉鬼的行走路线一样,完全不具备可预测特征。 

这一推论是投资学术界对职业投资家最严重的一个警告。因为它从根本上否定了绝大多数职业投资家及其所使用的投资方法的存在价值。 

西方投资理论界对随机行走理论有大量学术研究。到目前为止,比较一致性的研究结论是支持随机性特征存在的论点。 

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是:股价随机行走的威力主要表现在短期波动的难以预测上,而越长期其可信度越低。 

三、中国市场现阶段的庄家操纵现象并不能逃脱随机行走的约束。 

有的人认为中国市场现阶段“对于庄家或主力已经控制了大比例筹码的股票,它的走势是在人为的控制下行走的,”不错,对于庄家而言,股价不是随机行走,但对于不知内情的人而言,依然是随机行走。 

1、对于一些相当明显的、傻瓜都看得出来的长期操纵行为,日常波动你获利不会多,而庄家决定大幅拉升时,一定是它觉得洗盘彻底了。此时,只有操纵者知道筹码的分布,你有再高的技术分析功力也无法猜测它的时机,对投资者而言无法利用就近于随机行走。

2、真正有实力的主流庄家是适应市场潮流的顺势而为,只有这种庄家将会在市场中长期生存下去。它所控制的走势在一些时段内确有操纵的行为,但是大部分时间呈随机状态与市场基本一致。 

3、任何庄家都不可能控制交易的每个时候,它只在关键的时候才出手,所以即使绝对控盘的股票大部分时间也都是随机行走,而那个关键时刻,由于普通投资者的天生弱点,同样难以利用。 

4、随着市场的发展,监管的逐渐完善,庄家操纵现象将会越来越隐蔽,越来越难以判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习惯了这种操作方法将无法在市场中长期的胜利。 

这个世界只有相对的正确。没有多少是绝对的。随机行走说的只是大部分是随机的,有时能猜对,有时猜错,而不是说你每次都猜错。 

股价的随机性特征是最应当引起投资人重视的股价特征。一个职业投资家如果不能深刻理解股价的随机性特征,则难以在长期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艰难存活并最终取胜。 

四、人不能够战胜市场 

长久以来,大多数认为能够战胜市场的人所采取的主动型投资策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他们的实际投资绩效并不如意。 

历史记录可以告诉我们:“人不能战胜市??!”。 

从几十年美国基金的操作纪录来分析,大多数运用主动型投资策略进行管理的基金,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都低于标准普尔指数。即便在最好的十年中,传统的主动型共同基金也只有26%实现了优于指数基金的业绩。从《华尔街股市投资经典》所收录的45年历史收益数据可以看出,在晨星杂志所跟踪的所有共同基金中,80%收益率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收益水平。 

从科学的统计概率分析可以很容易的得出结论:显然绝大部分普通投资者包括共同基金、各种机构、投机资金、各路所谓的“庄家”都不可能持续稳定地战胜市??! 

五、战胜市场只能是极少数人的小概率事件 

从长期来看,股票市场是一个效率市场,绝大部分人都将碌碌无为向平均收益靠拢,美国几十年也就出了巴菲特、彼得·林奇、费雪几个大投资家。 

从日常短期波动来看,股价服从随机行走理论,谁也无法确定地进行精确地短期预测,如果谁能长期准确的预测短期市场波动,他的财富早就排在比尔·盖茨之前了,证券市场一百年来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由于大部分人都无法战胜市场,所以西方许多投资者选择了指数化投资,力求使自己的投资尽量指数化,以获得证券市场的长期平均收益。 

无疑这种方法不会输,但也别想赢太多,不可能获得超级利润。 

难道没有战胜市场的方法存在吗?有!但这种方法往往特别难,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做到,只能是极少数人的小概率事件。 

用庞格罗蒂的话说: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