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关于人性。人性中最难克服的是贪婪,哪怕是刚出生的婴儿还想着多喝几口母汁,贯穿人一生的都是在与知足和贪婪间的斗争。

2.关于家庭。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恰如花草无法选择自己的属性,个人一定是带着家庭的烙印的,如果上一辈不够和睦,努力为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和睦的环境。

3.关于婚姻。人们常强调婚姻中必须保持彼此之间的势均力敌,不分伯仲,这句话有一种童话般的欺骗性,尤其是它欺骗了大量的优质女孩。男人对婚姻的追求,独立的女性人格只是其一,落落大方又心疼自己男人的女人才是他们心中的小棉袄。

4.关于孩子。像对待用户一样抚养孩子,站在他的年龄段所对应的科学需求进行指导,循序渐进而非揠苗助长的抚养孩子,做他的老师、朋友,做到了这两个角色,你才是爸爸、妈妈。

5.关于工作。工作是实现梦想的手段,这要求我们为梦想工作,而非为薪水工作。为梦想工作,你盯着的是成长,为薪水工作,你盯着的是下班。工作不仅要薪水,更要成长,这是生存的持续性要求。

6.关于读书。读书解决的是一个人经验不足的问题,经验不足必然存在心智不全,如果你对某段文字有醍醐灌顶的感叹,说明你的心智是不全的,读书就是为了弥补我们人格上的缺陷。

7.关于交友。朋友不怕多,仇人不怕少,首先是不要轻易得罪别人,低调做人;其次,精中选精结交一生可以来往的朋友;最后,经营你选出来的朋友圈。

8.关于生活。生活是人性的实践场所,是快乐和痛苦的源泉,生活也可以说是一面镜子,你选择对它笑,它就会对你笑;你选择愁眉苦脸,它也会对你不留情面。

9.关于投资。投资有很多种形式,不要给自己设限,比如帮扶一把你看好的年轻人;学习某种技能,投资自己的成长;进行基金、股票、债券等的配置;合伙经营一家咖啡店……投资的本质是复利,是明确目标的实现过程。

10.关于职业规划。职业规划就是个人的命运,你的命运好与坏,全在有没有职业规划,能否实现职业规划。一个合适的职业规划,是个人成长道路上的引路灯。

11.关于历史。历史教给我们的是社会演进规律,是对现存社会走向未来的预判支撑。一个不懂历史的人,也不会过多的理解当下发生的事。

12.关于困难。前进的方向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困难磨砺着我们的心性,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在困难中获得收获,那么这个困难就是我们人生的尽头。

13.关于改变。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一个想要改变的人去爆发,改变首先是来自心底的呐喊,其次才是挥舞手中的拳头。

14.关于贵人。贵人是人生的伯乐,你没遇到贵人,只能说明你不会成长。成长,直到被看见,通过互联网成为头部,贵人也就来了。

15.关于金钱。金钱有本分钱和额外钱之分?;竦帽痉智娜送枪铝⑺嘉?,我的就是我的,他的就是他的,当下的就是当下的,未来的就是未来的;而获得本分钱之外额外钱的人,擅长用联系和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本质上获得的是大概率预判正确的钱。

16.关于自律。不要问自律的人是怎么做到的,他只是爱上了那种状态。

17.关于爱人。和爱人相处,谈情胜过说理。你要了解你的爱人是怎样的一个人,愿意以怎样的方式接受你的观点,你才会较少的面对来自套用万类模板失败的尴尬。

18.关于焦虑。如果你知道自己必然成功,为什么还要焦虑?

19.关于信仰。我信仰青春的气质,那时候对世界的爱,伴随着这副皮囊的日益老去,有增无减。

20.关于思考。思考是一种行为艺术,它会加深你对经历的获得感,并不断的占有那段经历带给你的启发。

21.关于权力。权力让人荣耀,却可能是招灾的根源,经营权力需要与经营信息流一起。信息流的重要在于让你意识到质变来临前的征兆。

22.关于虚伪。我可以理解一个人对他人的虚伪,对世界的虚伪,但是我无法理解一个人对自己的虚伪。虚伪是江郎才尽的末技,是最不入流的人自降人格的写照。

23.关于谈吐。说得多不如说的精,直奔主题和过于冗长都会让人生厌,一个好的谈话者总能根据氛围来把握话题的进度。

24.关于世道。所罗门曾说,“世上无新事?!?/strong>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些事基本都是过去事情的再现。轮回之道是人间最大的道。

25.关于学习。对于学习的理解可以使用拆字法:学问+习得,即学问只有学到手了,才叫学习。

26.关于野心。人要有一点野心,生活才有盼头,才能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野心就是那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27.关于虚荣。虚荣是把双刃剑,如果没有虚荣心,军队的士兵很难提起勇气,企业的员工很难呈现激情,可一旦虚荣过头,总会出现“大跃进”般的虚假。

28.关于孤独。孤独是人生的必修课,总有一些事情,你的家人、朋友想帮忙也帮不上,所以你需要学会独自面对。

29.关于信任。信任是连接的纽带,如果没有信任,这个世界一定糟糕的不成样子,可是没有逻辑的盲目信任,失败的几率也很高。

30.关于成功。凡是不以幸福为目的的成功都是失败。成功的定义不管多么丰富,只要这个内容最终都不能让它的设定者获得幸福,那就是一种失败的追求。